三八奇趣网

汇聚全球精彩分享
领您探索未知国度

镁刻深度调查“一线”烂尾楼| 广州“最大烂尾楼”:2834户业主的22年等待

  依山傍水、空气清新、树影婆娑,20多年前位于广州市黄埔区的澳洲山庄因为环境优美引发全城热卖。

  直至今日,老广们不少都还知晓澳洲山庄,即使这已经是一个由于开发商资金断裂烂尾22年,后又因繁杂债权纠纷而重建存在重重困难的小区。

  澳洲山庄有2834户业主,卖出去近200栋,最终只交付了不到60栋,如今仅有30来户人家在山庄里常住,其他业主则因房屋未建成或未达交付条件而收不到房。

  22年来,业主们从黑发等到白发,仍没有等到住进澳洲山庄的那天。大约5年前,澳洲山庄在市政府和资金方的推动下有过盘活转机,但因为开发商的纠纷无法处理,重建的希望宣告覆灭。

  这之后,澳洲山庄的业主们依然在为盘活山庄做努力。但现实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们,搬进山庄依然遥遥无期。

最后的30户居民

最后的30户居民

  即使是白天,澳洲山庄也十分寂静,鲜见人烟。外墙斑驳、门窗破碎,不少房屋内部落满了碎石断瓦。零零星星见到挂着衣服的阳台,那里住着澳洲山庄最后的居民。

  86岁的马阿姨在澳洲山庄居住了20年。她看着澳洲山庄一点点建起来,又看着它慢慢旧去。

  1998年,她在澳洲山庄以17万元总价买下了一套56平方米的房子,那时候她刚退休四年,买这套房就是为了养老。马阿姨说,她不喜欢城里的喧闹,所以一个人在这里安安静静、简简单单地生活。

  马阿姨的房子交付时很多设施都没有完善,她也并未进行装修。早些年,小区里水电都不能正常运作,她就简单地把水电捣鼓一下,搬了几件家具就住进来了。

  山庄里的生活极其不方便,马阿姨不常出去。每周末,她的子女会从城里过来接她出去买足一周的食物,她自己也种些菜,每天的生活就能够满足。

  这么多年来,马阿姨对山庄的复活早已不抱希望。“新房我是住不上了,但现在住进来还能给你开通水电,多住一天是一天。”马阿姨对着新搬进来的居民曹爷爷说。

自从去年澳洲山庄附近的地铁站开通之后,一小部分业主陆续搬了回来,曹伯伯就是其中之一。买这套房时,他是40岁的青壮年,现在他退休了,不想跟孩子住在一起,又没有其他去处,就搬了回来,把基本的生活设施搞好,将就着住。

  自从去年澳洲山庄附近的地铁站开通之后,一小部分业主陆续搬了回来,曹伯伯就是其中之一。买这套房时,他是40岁的青壮年,现在他退休了,不想跟孩子住在一起,又没有其他去处,就搬了回来,把基本的生活设施搞好,将就着住。

  “被这套房拖死了。想要申请公租房,但因为名下有这套房,说我不符合条件,可是这套房烂尾了啊,还被银行告了。”曹伯伯说。

  曹伯伯当时购房时,开发商让他们办理按揭贷款,并承诺会为他们付利息,他们只需要付清本金部分即可。但没过多久,开发商就不再履行协议,加之迟迟没有收房,当年办理了按揭的曹伯伯就停止了还贷。

  “前两年去查,已经欠了40多万了。我现在不去管也不去看了,就这样,随它去吧。”曹伯伯说。

  李阿姨也是去年搬回山庄居住的。李阿姨住在一楼,刚搬进来的时候,有一天早上,她刚出门,有位邻居和她迎面撞上吓了一跳,“哎呀,我这一早上总算见到个人了”,邻居跟她说。李阿姨说,那也是那一整个上午,她见到的唯一一个人。

  马阿姨、曹伯伯和李阿姨还算是不幸业主中幸运的那一群,至少他们的房子修补一下还能住人,很多业主的房子现在还只是个框架,连凑合都没办法。李阿姨自我解嘲,“所以这些年,我们都经常说,要住进来,而不是挂墙上。”

多米诺骨牌倒下

多米诺骨牌倒下

  一个曾经引领全城度假风潮的千亩大盘是如何倒下的?

  澳洲山庄开发商澳美公司法定代表人胡耀智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讲起,澳洲山庄之所以出现资金链问题是在于,1998年,奥美公司财务总监卷走公款上亿元,影响了公司的金融信誉,导致澳美公司资金链从2000年断裂至今。

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,谢谢支持!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