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八奇趣网

汇聚全球精彩分享
领您探索未知国度

芯片霸权,中国逆战!

华商韬略·华商名人堂 ID:hstl8888

图片:网络、图虫创意

中美之间,正爆发一场芯片战争。

2020年5月16日,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(BIS)突然宣布,将全面限制华为购买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的半导体,包括美国以外被列入管制清单的生产设备,在为华为和海思生产代工前,都要获得美国允许。

这意味着,由台积电为华为供货的芯片产业链,或将遭到全面封杀。中芯国际,将成为华为芯片最后的依靠。

虽然台积电做了否认,但美国的制裁,从放出消息开始显然已经箭在弦上。

此前的5月5日晚,中芯国际宣布将回归A股科创板上市,芯片股板块早已掀起一阵涨停潮。

但这家企业本身,却命运多舛。

2009年,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因台积电起诉而下课,从而经历了一段没有技术主干的探索期。那时,中芯国际虽号称中国芯片巨头,但与国内同行的技术差距并不大。

2017年,神秘人物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,企业迎来了加速发展期。一年后,中芯国际的芯片制程提升到14nm工艺,产品良率提升到95%。

至此,中芯国际奠定了国内芯片“一哥”的地位。

梁孟松和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,都出自台积电。此前,梁孟松曾在三星电子担任研发部总经理,并在2011-2015年将三星的芯片制程工艺,提升到和台积电的同一水平。结果,台积电依然挥舞起诉大棒,将梁孟松逼走。于是两年后,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。

而为了应对今天的困境,中国芯片产业发展一直在走生态路线,基本兼顾了全产业链的大部分环节。

2017年IC Insights报告显示,全球前十大IC设计企业中,华为海思已名列第7位。

一边企业在推动,一边国家也在布局。

2014年9月,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(简称“大基金”)成立,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,兼顾芯片设计、封装测试、设备和材料等产业,涵盖了IC产业上、下游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大基金在制造、设计、封测、设备材料等产业链各环节投资比重,分别为63%、20%、10%、7%。正是大基金出现后,国内芯片公司掀起集体上市潮,且上市之路都一路绿灯。

这基本坐实了中国在芯片领域全方位、全生态布局的基本思路。

现实证明,未雨绸缪非常有必要。

2018年4月16日,“中兴事件”的爆发,中国科技保卫战正式打响。

▲中兴事件爆发后,77岁的创始人侯为贵赶赴美国斡旋(从左到右:董事长殷一民、创始人侯为贵、总裁赵先明)

面对美国的“长臂管辖”,当时就有业内人士预言:这只是中美贸易冲突的第一步,意在给中国高科(600730,股吧)技企业一个集体下马威。

果不其然,2019年,华为成为美国打压的第二个重点目标。而且,这次打压华为的力度之强,远超中兴,并延绵至今。

在贸易战、科技战的背景下,高科技产业链的断裂似乎近在眼前。

于是从2019年8月开始,中国半导体行业迎来一波牛市。

截止2020年5月,闻泰科技(600745,股吧)、兆易创新(603986,股吧)、澜起科技(688008,股吧)、三安光电(600703,股吧)、中微公司(688012,股吧)、韦尔股份(603501,股吧)、汇顶科技(603160,股吧)等公司,市值纷纷突破千亿。它们在各自的领域,以领头羊的身份引领着中国芯片产业崛起。

像汇顶科技的光学指纹模块,已经在国产手机中得到广泛使用,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国产芯片之一。

而基于中国在5G、AI、物联网等“新基建”的全面带动,中国的芯片市场将迎来一轮爆发,并推动中国芯片生态的整体进步。

从2013年备战至今,中国芯片产业技术薄弱,依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芯片设计上,华为依然需要ARM等公司在芯片架构上的授权;芯片生产上,中芯国际仍然绕不开荷兰ASML的光刻机。

▲荷兰ASML被曝禁止招收中国籍员工

而且,由芯片造就的生态环境,也垄断而封闭。只要是PC和手机的业内玩家,就必须选择Windows或安卓的阵营,因为无法在芯片架构上绕开英特尔的X86和ARM的独家授权。

一位业内人士曾形容:

“就像只有知道1+1=2,才能推算出1+2=3一样,在X86和ARM的生态中,除非颠覆Windows和安卓两大世界级操作系统,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在这两套生态内,打破对英特尔和ARM的垄断。”

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,谢谢支持!

联系我们